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 --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page top↑
阳光过敏
2006 / 07 / 12 ( Wed )
阳光过敏 第七回

从那两个小弟被抓了之后,新高反而变得一点动静也没有,风平浪静得好像
什么都没发生。一个春假都被憋在家里的3D众人再也耐不住开始外出活动。的
确,让一群热血好玩的少年们呆在家里不能出来玩是比坐牢还要痛苦的。
小武说是龙多虑了,新高的那些个笨蛋已经没胆子再来招惹他们了。
龙觉得这事情绝对不会这么简单,表面上随便显得风平浪静,但是极有可能
只是个幌子,下面暗藏着什么可怕的野心是他预料不出的,被遮挡的让人觉察
不了。他们绝对不会没胆子来,而是故意让3D的人放松警,然后再出手……

龙的想法果然应验,当3D人放松到不再结伴出门之后,连连的攻击就接踵而来。
一群人围了一个,一人踩一脚,打出来的伤不至于进医院,但也足够让人鼻青脸
肿,痛得直叫了。甚至还嚣张地放出话来说这只是警告,如果矢吹隼人和小田切
龙等人不到新高给他们下跪道歉,挨他们打的就不只是鼻青脸肿这么简单了。
看着这4.5个首当其冲的倒霉蛋,龙头痛不已,骂不是不骂也不是。谁让他们
不听劝告独自外出,被打了不说还成了剩下的人的反面教材,真是倒尽了霉
也丢尽了脸。
"新高的家伙还真会打啊……"土屋用手里的扇子去戳别人被打到的伤处,
可怜的家伙利马痛的叫了出来。"全是打在人最怕痛的地方,难道他们家里
有人是学中医的知道那所谓的痛穴在哪???"真是厉害啊。
让小武架开还在伤害伤者的无良混蛋,龙开口:"这些先不管,现在最重要的
就是保护好自己,教训你们也看到了,如果不想落到他们如此下场,最好还
乖乖听话知道么?"龙的口气虽轻,但带着绝对的气势,让人不敢去出声反驳。
众人咽了咽口水全部点头应允。
老大就是老大啊,这种气势不是普通人能有的。

可过了没几天,不怕死的家伙就又出现了。这次不是别人,正是3D的头头--
矢吹隼人是也。
当是陪着母亲刚从商场中出来的龙晃眼瞄到人龙里那颗棕栗色的毛绒脑袋,爱
阳光下散出让人难以忽略的光。本来还以为是游手好闲的混混在压马路。那
人就抬起手,将一头卷发揉了个糟乱。那动作熟悉得龙用膝盖都能想到是谁。
矢吹隼人的招牌动作……
矢吹隼人你这个BAGA!三令五申你不听,你倒带起头来造反了!
和母亲打了个招呼,龙跟进人龙里去,准备抓那个胆大包天家伙。被跟着的人完全
没有发现有人跟着他,一路走走停停,左顾右盼,一副悠闲自得的样子。
跟在后面的龙按着微跳的太阳穴,恩哼哼,矢吹大人真是好心情啊,这么明目张胆
的上街不怕被人打成猪头?正想上去抓人的龙突地发现,原来不只他一个人
在跟着那个笨蛋,还有几个走在他前面一直在低声低声嘀咕着什么的人。
"他就是矢吹隼人了吧?"
"应该没错了,看他那一脑袋张扬的毛,还有谁会有这种头?"
"打电话叫人吧,该我们来好好招待招待他了……"
看着几个开始磨拳擦掌的家伙,龙深深皱起眉,怒火一点点在心里燃起来。
果然是无比卑劣的家伙,以多欺少的手段也使得出来。望望那个还在往前走
、一点戒备都没有的家伙,龙拿出手机摆弄了一会再次没如人龙之中。

那脑袋里最发达的神经去想也没想到,自己在逛街的时候会碰到新高的人,
还是一片新高的人。看着这些人隼人觉得头皮发麻,真是"厉害"的家伙,跟
人跟得这么紧,可以去当侦探了。
对方露出的来者不善的笑,估计是跟了自己不短的时间。正想着要怎样
去对付他们,口袋里的手机一阵震动。翻出来一看是龙来的短信。里面只有
四个字。
别打,快跑。
隼人在如此剑拔弩张的情况下还敢翻开短信的嚣张行经彻底地激怒了新高
的人。二话不说冲了上去,无奈先得到提示的隼人已经溜了出去,以在远他们
几米之外的地方跑了。
"追!别让他跑了!!"
秩序井然的街道上赫然出现了一群狂奔的少年。前面的在拼命地跑,后面在拼命地追。
行人见状纷纷自动让出的道来给他们快速奔过,以免被他们撞个人仰马翻。也不知道是
谁通知的警察,很快这个队伍的后面又跟上了两个巡警。一边挥舞着警棍一边大叫着前面的
人马上靠边停下。
有谁会听他们的停下来?
隼人听到声音回头一看,心里利马爬过一条毛毛虫。要死!是哪个天杀的给报了警?
被抓到岂不是吃不完兜着走了?后面的家伙也被警察追慌了,速度竟然一下爆涨。完蛋,
被谁追上有不会有好果子吃。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隼人挤进了人群里,哪里人多往哪里跑。后面追的一大票人哪有他一
个人灵活,三下五除二地这么一窜,一群人的距离竟多出了一大截。
"这些兔崽子……追得爷爷我腿都软了……"看新高的人与自己向去甚远,隼人停下了
脚撑着一边的建筑物打算休息一会。他刚一停脚,就被旁边不被人注意巷子里探出来的
手拖了进去。
隼人的神经瞬间崩到最紧,他反手一推把拉他的人压到墙上。"谁?!"口气凶恶地吼出来
。巷子里光线昏暗实在是看不清对方的脸,该不会是埋伏好就在这里等他撞上来的新高混蛋吧?
不料对方根本不开口,只用手捂住了隼人的最示意他不要出声,并把那颗毛绒脑袋压下来
埋进立起的领子。这一切刚做完,新高的人就喊打喊杀地从外面的街道呼啸而过……
正恼怒着这个人对自己的举动,对方衣物间淡淡的气味便占领了嗅觉。burberry的weekend,
混合着某人特有的淡淡体香,是自己闻过无数次,熟到可以融进骨头里的……更放肆地去抱
紧了被压住的人,纤瘦的体形,纤纤一握的腰,甚至放肆到直接一口亲了上去……
是自己熟悉的味道……
"龙……是龙吧?……"



阳光过敏 第八回

被压住的人哼了一声,接着一巴掌重重拍了过去。要被打的人反映到是奇快,一下子躲过了还还呼虎生风的掌接了下来抓在手里。"我好容易才逃出来你又打我……"口气无比哀怨。
一只手攻击不成,另一只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拍上了埋在自己肩膀上的头,看着那人痛得皱了精致的五官。"谁让你一个人跑出来的?活该!!"
"我知错了了……"做错事的人气势怎么都要矮一截,只有乖乖地低头认错。3秒钟后那颗头抬了起来,精亮的眼睛盯得龙心里发毛接着矢吹隼人的吼声爆发出来了。
你不也一个人出来了?!干吗跑出来?不知道外面危险吗?!
得,最先做错事的人反到第一个教训起人来了,虽然反映夸张了点,但是里面包含着的关心和着急可是没少一分一毫,龙说满大街的警察都认得我我有什么好怕的?
总有警察也看不到的地方吧?走走走,我送你回家。不容抗拒地把龙拉到巷子口,左右查看了一番才往人比较少的方向走出去。

"你别牵着我了……"注意到旁边总有人往他们这边看,而且全是些笑容异常的女孩子。不敢吼也不敢吓,只能叫隼人放手了。
那我们往小路走。小声地对他说了这么一句,隼人便拖着龙再次钻进巷子里,一阵东转西转,转到了龙经区里的小河边。2月里的风还带的冬日里的料峭,到了空旷的地方更显寒冷。龙打了个寒战,这里冷是冷了些,但被冷风吹过脑子一下清醒不少的感觉却无比爽快。
看看你的龙爪子,怎么能冷成这样?走在前面的隼人紧紧地握住了龙的手,一脸心疼的样子。"都冻红了,你出来也不戴个手套什么的?"说完了还捧着龙的手放到嘴边给他呵着暖气。
还不是为了追某个笨蛋,我把手套丢在妈妈那里忘了拿。龙没好气地湖带,隼人呵出的一股股热气让冻的有点僵硬的手恢复了灵活,痒痒的很是舒服。
某人不由得惭愧地脸红了,我又给龙添麻烦了?
龙点点头。
那……那些警察也是你叫来的?
不然你以为我能在你前面堵你?
………………………………一阵沉默…………………………
"我无地自容了……"某BAGA羞愧地用手里抓着的爪子贴上自己的脸,好给过高的温度降降温。"龙我对不起你……"
手掌心里传来烫热的温度让龙忍不住嘴脚勾起优美的弧度,"我又没介意,BAGA……"
"为什么龙对我这么好?"
"因为……我喜欢你。"轻轻的一句话,在隼人听到之前,就已经消散在了刮起了风中。


两只磨磨蹭蹭地在路上耗了不少时间,走在龙家所在的小区时早已是满天晚霞。接近家里的那栋大屋时,两个人刚好看到龙家里的车子呼啸而去。
"龙,你爹妈又出去了?"
龙点头,目光迷茫地看着车消失,平时没少看到父母出去,却不明白今天怎么会觉得如此失落。

回到家里听着佣人说老爷太太去参加某某大臣的婚礼,因为是在国外举行所以要离开3天,龙淡淡地回答知道了就挥挥手放了他3天的假。而身边的毛绒家伙对于晚餐基本没有兴趣,扒了两口就吵着要上楼,刚好也没什么食欲,由着隼人拉着自己爬楼梯。

一进房间,隼人就直扑龙的大床,一边说亲爱的大床我想念你一边在上边打滚。如此孩子气的行为让龙笑骂某人你几岁了边伸手去把翻滚中的人按住。直到闹够了两个人才力气耗尽才愿意躺在床上安静地说会话。
"哎,我多久没来你房间了?怎么觉得特别想念它?"隼人用手去拍着龙的枕头,整个脸都埋了进去。被龙的气息包围着的感觉很好。
"不知道,上了高三以后你就很少来了。"
"唔……都忙着找女朋友去了。"隼人边说边伸手去玩龙散在被子上的头发,丝丝顺滑带着清凉的感觉从手间龙过,异常的动人。殊不知他这句话让龙的心一沉,说不出的感觉压在胸口,沉闷得透不过气来。
你就这么喜欢女孩子??
啊……就这么单身毕业,好悲哀啊……某人又把自己的头发揉得一团的乱,趴着不动了。
是这样啊……那,有没有看上谁?
没,个个都很任性。没一个比龙好。
龙苦笑,伸手一点一点地把隼人乱糟糟的头发整理好。"你啊,这么任性谁受的了啊?"
"你受得了……"说完了某人抱着枕头猛蹭,"啊!!我想睡觉!!……"
下一刻没大脑的家伙就被龙踢下了床,"洗干净了回来再跟我说这句话!!!"


让那家伙去洗澡他死活不去,还说有事出去一下等会回来就呼溜地没了人影,留下满脸疑问的龙摸不到头脑。算了,自己去泡泡好了。
从浴室出来,面前出现的四张笑脸将龙震了一跳。"你们怎么?……"
啪啪啪啪四声响,无数的彩花向龙扑去。"祝我们的小龙龙18岁生日快乐~~~!!!!!"
龙目瞪口呆地,这突来的祝福让他应接不暇,竟然一时反应不过来。
"别以为我们会忘记哟~!"小武眨眨眼,从身后变出礼物来。
"我们可是全员到齐啊!"土屋晃晃手里的彩炮。
"祝贺龙也跨入成年人行列!!"
抬眼去看站在最后面的人,他立即露出得意洋洋的笑容,那表情就是在说怎么样?还满意我的创意吧?在看到龙微微发红的眼眶后,那笑容变得更加灿烂。
妈妈们做的可口菜肴,爸爸们"免费贡献"的清酒,一群闹哄哄的少年们把寿星灌得舌头根子都硬了还不想罢手,要不是隼人帮着挡掉了一部分,龙估计跑不掉被灌得面红耳赤。等到盘子见空酒瓶见底,每个人都有点飘然,龙让其他三个人留下过夜,三只立即摇头一致婉拒。我们家里都有爹妈坐镇,没有隼人那么自由,就算是醉死也要回去啊..........龙没有办法,只能放行。

送走人后,龙一直坐在床上静静地不动。让在摆弄电脑的隼人频频回头去查看他的情况。
仰起的头带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平时一直都缺少血色的脸浮着酒气熏出的薄红,眼睛半磕着,浓密的睫毛静静地投下淡淡的阴影,红润的嘴唇在月亮下散着胶质的光泽,像最上等的果冻,柔软得似乎碰上都会渗出水来。隼人顿时觉得有些心浮气燥,可又忍不住目光继续往下。没有扣好的衬衫领口下露出精致的锁骨,让人想一口吻上去:衣物勾勒出肩膀瘦削的线条,露出来的白皙皮肤让隼人想到了珍珠的表面,圆润地折射着月亮的光华,美得让人移不开眼,薄凉如水的月光透过落地窗照射在龙的身上,散射出柔和的光晕将那个纤细的身体包裹于其中,清丽秀美得如月的精灵。 一直围绕在四周的清淡冷香瞬间变得浓烈,变得让人把持不住的诱人,就如一直飘着香气的陈年老酒揭开了盖子,浓烈得似乎能抽出丝来……觉得那张清丽平静的脸带上了惊人的诱惑,明目张胆地勾引着隼人体内躁动的欲望。
等到意识回到大脑,隼人已经到了龙的身边,手抚着他的脸,细腻的触感带着清凉和火热两种极端的感受,那双漂亮的眼睛直视而来,带着不解和询问,异常的干净,不掺杂着任何不洁的情絮。
越是干净的眼神,入了隼人的眼,都成了最放荡的诱惑。
抓住向自己伸来的纤细手腕,在龙的惊异中吻上那张诱人的唇,霸道地只说了三个字。
"我要你……"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2 : 17 : 20 | 未分類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 page top↑
<<阳光过敏 | ホーム | 五.六>>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itoe704.blog31.fc2.com/tb.php/165-78959065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