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 --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page top↑
深紫
2006 / 08 / 19 ( Sat )
作者:米迦勒之舞




#1


§
龙知道隼人一直不愿意他在frentzen打工。事实上隼人根本就不希望他出来找工作,更不要提是这种工作时间在夜里地点在酒吧的工作。一定要打工,他宁可在工地或是面馆。
“你是少爷好不好?我打工还说得过去,你是图什么啊?”隼人三番五次地对龙这么讲,“你爸都不管你的吗?”
知道他不愿意,又不想荒废着晚上的时间,就一直那么对付着。每每隼人提及,他就应得好好的,说是以后尽量少去。然后当天晚上正点开工。

其实龙自己也很想不通。frentzen是个奇怪的地方,绝对不是牛郎店,却又总是有一些兴趣独特的客人找上门来。为了回避那回事,龙总是尽量让自己不要那么显眼。遗憾的是又总是躲不掉。可是他又怎么都没想过要离开。
是不是自己天生就适合这种暗的地方?
把手从客人的手中抽出,再迅速地递一杯酒,从吧台里走出来,三言两语打发掉找乐子的人。
若是让隼人知道有这种事,一定会抓狂吧?
也许会掀了台子直接把他拖走也不一定。
想到那个一根筋的青梅竹马,龙不由地微微一笑。

忽然身后有人贴上来,一只手蒙上他眼,嘴唇流连在他颈项上。
把手覆上遮在双眼上的那只手,淡淡道:对不起,我不是卖的。
促狭的声音凑近他耳廓,惊人的优雅。
“不卖,我也一定要买。”
龙于是笑了。
“隼人。”
那一个放下手,从后面绕到前面。
“没意思,这么快就拆穿。”
指关节拖起龙尖尖下颏。霸道的吻,熟稔的技巧。
隼人从内而外都干净清爽。没有烟草的味道,没有酒精的味道。虽然是坏学生头头,却很有自己一份坚持。

龙脱离开他。“怎么不回家去?”
隼人在他耳边呵气,低低地笑:“回哪个家?”
“不要闹。”龙略略提高声调。
“好,不闹。”隼人一手插兜就近坐下,另一手的指尖缓慢擦过形状优美的嘴唇。漂亮眼睛里有龙太熟悉的情色意味,“我想做。”
龙看看表——虽然现在离开略嫌早了些,不过……那么多人,不少他一个。
“等我换个衣服就走。”

§
龙在洗手间洗一把脸。抬起头的时候刻意观察了一下镜子里的自己。
其实他长得一点也不女孩子气。可是隼人说他就是格外让男人心动。
以高校一年的男生而言,稍显纤细的骨架,细细颈子,窄腰窄肩。精致五官,巴掌大的脸。不过是个清秀的小男生,那么问题就出在……
眼睛。
细长的一双眼,眼波冷冷泠泠,表情都藏在睫毛之下。偶尔会泻出妖娆的光,于是那张漂亮的脸上就有了惊人的媚态。
隼人说他在异性恋的男人眼里也是尤物。也许吧,比如在隼人眼里。
靠近镜子仔细端详。
咦!居然在自己眼中看到和隼人相似的“情色意味”。
摇摇头,浅浅然地笑。
没救了。

隼人闪身进来,习惯性地从后面抱住他,吻他耳后温度略高的肌肤。
“你太久了……”指尖挑开洁白衬衫的纽扣,华丽地游走在情人单薄胸膛上,“竟然让我等那么久……”
一串湿润的吻绵密地落在额角,纠缠上唇舌,向下,滑过白皙颈项,舌尖在胸前若有若无地擦过。
龙靠在水池上,向后微仰着头,指尖缠绕着隼人的发。偶尔有一两声几不可闻的叹息溢出唇瓣之间。
“……你想在这里……做吗?……”
“你怕让人看到?”
“……”
“看到就看到……最好因此解雇你……”
“……笨蛋……”

龙没有想过离开frentzen。他甚至有点享受这里。
穿梭在各色的人之间,吸引着所有的人却不属于他们。
然后让自己真正“属于”的那一个,为他急得乱蹿,满天满地的吃飞醋。

龙更向后倾倒了一些,柔软的腰肢窝出美妙的弓型。
微阂着眼,不小心笑出声音。
俯在他身上的人马上抬起头,漂亮的眸子里,愤愤然的情绪几乎跌宕出来。
“龙,你不专心!”
他直起身子,主动靠近去吻隼人唇角。
“对不起。”

果然错的是自己。隼人从来没有心计,是自己计算太多。
不过,这样也不坏。
会和隼人摆脱6年的朋友关系,也是他计算过的。
不着痕迹的媚态,若有似无的挑逗和暗示,有意无意地挑起隼人的欲望。
却又在隼人的身体忠实地起了反应之后抽身离开。
直到那一个有一天在无人的教室按住他削薄身子,不管是不是在床上,压着他抵死缠绵。

隼人最听不得人家说龙“冷漠”。
他总说,龙是“妖精”。
龙忍住笑,抿着粉红嘴唇儿,不作反对。

§
隼人再次停下动作,喘息已经不平稳,却还努力维持。
“算了……还是回家去吧……”
龙眼里有一闪而过的笑意。
“怎么?”
隼人掩饰着连声音里都透出的情热,随口道:“……这地方做,不舒服。”
龙卷起唇角,媚眼如丝。
凑过去,扯住隼人制服肩口。
“……不做?你确定?”
然后,不等那一个做出反应,狡猾地用轻描淡写却挑逗意味十足的吻擦起火花。

隼人有瞬间的错愕,马上含住龙薄薄湿润的两片唇。比收到的那一个,激烈十倍地返还回去。
“该死的……小田切龙!你勾引我!”
只一秒钟,龙被压倒在冰凉的水池台面上。
衣服褪下,那青白青白,细软细软的身子,就那么乱了隼人的眼,和心。

在狭小的空间舒展着身体,与那个骄傲漂亮的男生颈项纠缠。
一室的旖旎。美好得不能置信。

意识抽离之前,听到隼人噙着他的唇瓣不断在他耳边沉吟。
——我们离开好吗?我带你离开?……

我怎会不答应?
即使你要我跟你下地狱,我也愿意笑着把手给你。
我当真愿意。
#2


§
龙有点想离开frentzen。隼人当然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还有便是……父亲隐约查觉他在那里打工。
龙并不惧怕父亲。不仵逆只是不想做无谓的事。让父亲以为自己是顺从的孩子,再做什么便都不会被过多干涉。
把想法告诉隼人,意料之中地看到隼人一脸的心花怒放。

“早就该离开。我居然允许你在那种地方呆了那么久我真是BAKA!”
含住龙的耳廓,隼人低低地说。
龙微笑着推开隼人:“不打工的话,会少一份钱啊。”
“钱?”隼人一脸惊诧地看着他,“你要钱做什么?”
龙轻轻扯住隼人制服肩口,主动欺上来。
“隼人说过要带我‘离开’吧?”
“啊!你说那个啊?”
“还是只是说说而已?”迷离的眼,媚惑的神情,猫一般。
隼人眯起眼,把龙压倒在沙发上。
“当然不是!我一定会带你走。”
“那就要有钱吧?难道你养我?”没有制止隼人认真细致地解他衬衫的纽扣,龙倚在沙发上淡淡道。
“那当然……我养你……”
龙的笑纹加深了些,两手捧住隼人俊美的脸让他直视自己。
“是吗?你拿什么养我?”
“……”隼人被问住。
龙生长在那样的家庭,过的是最好的生活。让他跟自己在一起势必会吃很多苦吧?
……而自己怎么能让他吃苦?

俯下身去深吻他。
龙主动撑起身子贴合上隼人的身体。
隼人在他耳边低语,如梦似幻。
“……龙,我爱你……”

是的,我爱你。
只是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呢?

§
龙决定不再犹豫。辞职的事还是尽快办妥的好。
这一晚,龙收拾好吧台准备离开。
忽然有人影投在台面上。
抬头。“伊势先生。”
男人的手肘支在台子上,把脸凑近龙。他开口讲话,闻得到烟草的味道。
“小龙,你在frentzen做这么久,没有想过挣多一份钱么?”
龙不语,知他要说什么。
“到这里来的,很多人都是为了你啊。”
龙从吧台里面走出来,斜倚在台子上,神情漫不经心。
男人微微皱眉。忍下,依旧用轻柔的语气讲话。
“偶尔跟客人一起喝个酒,是很容易的事吧?而且就可以有钱拿哦。”

龙轻轻笑了。像夜一样漂亮,惊人的诱惑。
“偶尔喝个酒,就这样?”
男人愣一下,讪讪地笑。

“龙!”
兴冲冲的熟悉的声音,不必回头便知是谁。
隼人急急地跑过来,“对不起来晚了!”圈住龙的腰索一个吻,“你下班没?走吧回家吧。”
男人不满被视为无物,咳了一声。
隼人的吻被打断,不爽地蹙眉看过去。
“你谁啊?”
两个男人视线交火。
龙走到他们中间:“别这样,隼人。这位是伊势先生,就是他介绍我到这里来的。”
这样的介绍没有倒好,有了更让人火大。碍于龙在,隼人不好发作,拉起龙的手便走:“走吧走吧。”
“等一下。”

龙对男人鞠躬:“对不起,我想辞职了。偶尔也该好好学习。”
不光那个男人,连隼人也大吃一惊。
而龙接下来的举动更让隼人不知所措。

——龙勾下隼人颈项,深吻。
分开之后隼人半天没有回过神。
龙倚上隼人胸口,细长媚眼里半含着笑。

“之前你提到的‘那样的事’,我只打算和这个人做。”

§
隼人温柔地抓着龙的手腕,把单薄的少年抵在洗手间的水池,胸部以下紧贴,温热的气息吞吐在龙纤细的颈项上。
“隼人,说过不能在学校吧……我不想让人看见。”
龙讲这句话的时候,口气意外的很有点示弱。许是多少还是会在意在并不私人的地方做这样的事。
而隼人根本睬都不睬他——龙在开口之前就已经有了这种觉悟:相识这么久,做这种事的时候,隼人什么时候肯听他的了?——只顾让双唇在他的颈子上游走。

隼人用另一只手不停地向下拉扯着龙的领口,让龙纤薄胸膛前的肌肤更大面积地暴露在他眼前,然后轻轻喘息着低头啃咬龙颈子上的肌肤和突起的锁骨。逐渐强烈得几近暴力的吻让龙的意识也迷乱了起来。
“……别、hayato……笨蛋,别在那里……嗯……留下痕迹……”
隼人总喜欢在那里留下明显的吻痕,龙甚至在之后的两天之内没法穿低领的衣服示人。

龙有些绝望地想那一个大概依然不准备听他的。而就在这时,隼人却忽然松开了他。
他有些吃惊和不解地看着隼人,随后他便知道——果然没这么简单。
隼人向后退一步,因情欲而迷离的漂亮的眸子一遍遍将炽热的视线扫过龙的身体。那让龙在瞬间产生了强烈的错觉,仿佛自己是一丝不挂地站在他面前一样。

“……衣服脱掉好不好?”
“什么?”龙有点失神,反问。
那一个扯起一个狡黠的笑,舔舔自己的手指。
“我说……把衣服脱掉。”见龙愣在那里半天没动静,他凑上来吻龙的耳朵,声音很轻,有一点撒娇的意味,“不是你说别太上面的吗?把衣服脱掉吧,我争取给你留在下面一点。”
龙呆了片刻,终于放弃。

隼人是温柔的情人。
做爱的时候总是会花很长时间亲吻龙。
浅浅地啜着龙薄而湿润的唇瓣,舌尖细细地描摩着龙温暖的口腔内部的形状。
吻沿着颈项划下。指尖掠过的地方,嘴唇也轻柔地擦过。
肌肤的感触非常,非常,美妙。
然后那干净清冷的身子,慢慢在隼人修长的指掌下升温,微微泛红。敏感,剔透,吹弹可破。
龙很安静。做爱的过程中几乎不会发出声音。
那样柔顺,诚实,享受着刻骨的爱与被爱。
他们都是。

§
“……那些人会放你走吗?”
“……不知道。也许吧。”
“那……你爸呢?”
“……不知道。”
“……”
“那,你爸呢?”
“……不必管那老头……”
“……隼人最近在打工?”
“呵呵,原来你知道了啊。”
“那天你到frentzen去迟了,我就想你是不是在外面做什么事情。”
“嗯,只是在熊井前辈的店里帮忙。”
“你挣钱做什么用?”
隼人笑,把龙的身子揽进怀里:“我说过要养你啊。”

短暂的宁静。

“隼人,你带我走,好不好?”
“好。”
“我们到南半球去吧。我想看看有着干净天空的地方,在日出的时候,是怎样漂亮的样子。”
“好。”

“……隼人。”
“嗯?”
“……带我走吧。”



#3


§
拿到毕业证书,告别了小美和伙伴们。静坐在草地上的时候,龙神情有点恍惚。
隼人跑来。冰过的可乐贴上龙的额头。
满意地看到那一个蹙着眉闪避开:“喂!”
“啊!总算毕业了!有种干成大事的感觉。”隼人一口气喝光可乐,仰面躺在草地上。
“……这样,就算是对得起家里了。”
“哎?”隼人坐起来,“什么意思?”
龙别过头来看他,狭长美艳的眼深不见底。把毕业证书放到隼人手里:“我会把这个交给父亲,告诉他今后的事请不要再对我有所要求。”
隼人有点发愣:“你——你说真的?你当真要和我到澳大利亚去?”
龙一个眉毛挑起:“难道你不是说真的?”
那一个光速蹿起来,碰翻了龙的可乐罐:“要去要去要去!当然是真的!什么时候走?”
龙眯起眼睛看着他——站在那里,投下一片影,俊美脸颊因为激动而泛红,眼中有什么仿佛可以灼伤太阳的东西。

隼人缓慢地跪下来,把龙瘦削身子环进怀里。
“龙,”他湿润的嘴唇流连在龙的耳后和颈子上,“龙……我想现在走……我现在就想带你走……”
龙看着他漂亮的情人像孩子一样诉说着不着边际的心愿,揽他头在胸前。
隼人放平龙的身子在草地上,小兽般轻轻咬开龙的扭扣,露出形状优美的锁骨和雪白的单薄胸膛。
龙阂上眼,有了微微笑意。
隼人总是这样,想要就要,也不管是怎样不适宜的场合。
抬起隼人的头,欠起身子主动吻上去。
那一个显然受宠若惊,便安然地享受从天而降的天使的礼物。

悠长甘甜的吻,在挑起情欲前的一刹那休止。
龙脱离开隼人的怀抱,拍拍他俊俏的脸:“别这样,隼人。别让我觉得你时时刻刻想要的都只有‘性’。”
隼人有点委屈,大眼里水意盎然。却终于还是拗不过,懊悔地站起来。
龙在心里笑。好可爱,怎么那么可爱。果真是个单纯的傻瓜。
整理好衣服随着站起来。
“走吧。”
“去哪里?”
龙径自迈开步子:“去我家。把一切都告诉父亲。”

§
“你说以后都不要再管你,是什么意思?”
龙站在父亲面前,声音清浅,不卑不亢。他没有什么害怕的东西,他有自己的想法,也有为自己想要的东西付出一切的勇气——那是隼人教给他的。
“离开。我要离开日本。”
我“要”。不是我“想”。
下定决心的事情,没有任何事可以阻拦。
“离开?你要到哪里去?”
“不知道。您也没有必要知道。我们安定下来会联络您——或者您觉得没有必要再联络?”
高贵的男人变了脸色,下意识地站起来:“‘你们’?”目光飘移到站在龙身边的隼人身上,“和你?”
隼人行礼。一语不发。
马上了然!骄傲的尊严瞬间被激怒——堂堂高级警员的儿子,要跟男人私奔?!
“我不许!你听好了!我不许!”

来之前便料定这不会是美好的会面,龙的父亲会有怎样的反应也都设想周全。只是遇到真实情况,隼人还是有点不知所措。
龙与父亲对视三秒,转身向楼梯走去。
“站住!你干什么去?”
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
“从现在开始,请不要再干涉我的生活。隼人……”
在另一个男孩迈开步子之前,男人拨开隼人,几大步追上去。
啪!
重重一记耳光。龙踉跄着从六七级台阶上跌下来。
“龙!”隼人惊呼,跑过去把龙扶起。
“没事。”龙轻推开隼人,看着高高在上的父亲,“你还是,没有任何改变。我尊敬你,不代表我认可了你一直以来的拔扈和不讲道理、自以为是。那么久以来我不反抗你,只是我觉得没那必要。如今我如你所愿拿到中学的毕业证书,算是对你的报偿。现在我说要离开,不是请求你的批准,是把我的,我们的决定通知你。”
在隼人的支持下站起——身型清瘦,而脊背挺得笔直:“机票已经买好。不必送机了。”
话毕再次走上楼梯,不复回顾一眼。

“你——”
“伯父,”隼人上前拦住爆怒的男人,“请给我一分钟,听我讲几句话,好吗?”

§
龙收拾好一个小小的行李袋——要带的东西本就不多。除了彼此,都是身外之物。
侧过头,看到伸出去的阳台。
想起那个时候,隼人他们就是在那下面出现,打开他通往自由世界的道路。
从此有勇气到任何地方去。任何地方。
隼人……

门“咔哒”打开。
收回思绪,转过身,是父亲。
龙弓下身子拾起手提袋。
“等一下。”男人伸手过来挡住他。龙颇有些戒备地抬眼。
“真的要走?”
龙与他对视,没有开口。
“我知道你长大了,有自己的思想。再好好想一想,离开不急在这一时。我可以送你到更好的地方,受更好的教育,过更好的生活。”
龙坐在床上,半含着笑:“您怎么还不明白?那是你的想法,不是我的。”视线抛向窗外,“我知道怎样是‘更好的生活’。”
“……怎样?”
“离开。”转过头来,笑容更深了些:“和隼人一起。”

胶着的空气浓得化不开,生疏感令人心惊。
那不再是他的儿子。
从此那只是“小田切龙”。
不是他的。甚至不是矢吹隼人的。

退一步,在心里放开手,让他飞走。
“……一路平安。”

§
终于离开日本,去到澳大利亚,在昆士兰南部的一个小岛上定居,租期付到下一季台风来临之前。
工作之外的时间,看朝阳,看晚霞。
没日没夜地做爱。像是要把对方嵌进身体里。

月光下雪白清冷的少年胴体,干净得几近冷冽。那身子的线条是如此的纤细美好,瞳仁是如此烟霭迷离,暗金的发在夜里也几乎灼伤旁人的眼睛。
时而细细密密地痴缠,时而猛烈快速如疾风骤雨。
一次,又一次。
隼人带着几近虔诚的心情,一次次挺身,把情欲和灵魂都带进他年轻情人的身体里。
两个躯体相接的地方燥热,让人发狂的温度,简直像着了火一样。火苗窜烧着,在密合的地方婆娑。
身下情人原本冷泠如烟的棕色瞳子,变成接近无限透明的雾蓝,氤氲着情色的晕环。

那么好的月色。依稀在梦里不断轮回。
月光如水,温柔地撒了一地,也溅了一大片在两个少年的身上。

——终于找到了。
——什么?
——天堂。

背靠背坐在海边,看着日出时的天空。
真好。
那样干净得透灵透亮的天。
那样美丽的紫。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8 : 37 : 47 | 未分類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2) | page top↑
<<在东京风中 | ホーム | 阳光过敏>>
コメント
----

额。。。亲爱的。。。就这样结束拉。。。
那个。。。我口味有点重诶。。。
这个淡了啦。。。翻滚。。。
by: -- * 2006/08/20 02:04 * URL [ 編集] | page top↑
----

==

我喜欢温馨的==
by: itoe * 2006/08/20 20:43 * URL [ 編集] | page top↑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itoe704.blog31.fc2.com/tb.php/175-ff667597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